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

又一个城市放宽落户条件,郑州自即日起,将在2017年户籍制度改革的基础上放宽两项、增加一项户口迁入郑州市落户条件,包括放宽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条件、放宽参加城镇社会保险的落户条件和增加租赁住房落户条件,其中,在郑州市中心城区租赁住房满1年的外地市人员,可申请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的配偶、子女和父母的户口迁入;在县(市)、上街区政府驻地镇和其他建制镇租赁住房入户的,不要求租赁时限。近日,沈阳则下放户籍审批权,以降低落户门槛、简化落户流程,吸引人口流入。今年前10月沈阳户籍人口增8.6万。近两个月来,全国累计超过20个城市发布不同形式的人才吸引政策。包括沈阳、佛山、南京、上海、成都、中山等地,人才政策也进一步细化和提高可执行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今年还有不少省市到北京招商纳才,比如甘肃、山西、绍兴、武汉、东莞等省市都有来北京广罗人才,甚至直接来北京开发布会,发布最新政策。另外,2019年中国城市人才政策的一个新变化是,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已经在从人才政策向人口政策过渡。“人口的稳定流入,将为东莞城市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参加的一场11月份东莞在北京的招商会上,东莞市长肖亚非说。显然人口的净流入已经成为各大城市招商引资的核心区位优势之一。新一波人才政策细化人才争夺战在2017年由武汉、西安等新一线城市掀起。截止到2019年底,新一线城市仍在继续加码和细化人才政策,国内诸多地级市和区县也出台了诸多人才政策。12月份,深圳市前海管理局发布《关于以全要素人才服务加快前海人才集聚发展的若干措施》;山东淄博市12月出台《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引才用才工作的若干措施》。11月底,佛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人才住房政策的补充通知》,在佛山市工作、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或中级工及以上职业资格的人才,首套购房不受户籍和个税、社保缴存限制。近期更新人才政策的地区,还有成都天府新区、中山市、南京市、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等。12月10日,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海归工科博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已有新一线城市的重点高校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也在综合考虑城市的各项区位条件,对他来说,该城市提供的科研平台要达到一定基准线。对于二线城市的购房补贴、租房补贴以及户口等,他表示并没有太多关注这些细节,他认为这些都不是考虑的因素,其他方面他还会考虑照顾家人,以及城市的教育、医疗资源等。当然,他的首选还是留在北京,毕竟北京聚集了他所在行业的最多的研发和产业资源。另一位清华毕业的文科博士,最近也在考虑去广东的高校,待遇普遍比北京好,政策灵活度也比较高,有些高校甚至还愿意解决引进人才的伴侣的工作。一方面他要考虑待遇,但又不能完全只考虑待遇,30岁出头还是他做学问的关键时期,学校平台也很重要。据透露,他去广东的一所普通非重点高校的概率比较高。12月9日,58同城、安居客对外发布《2019人才政策与安居就业报告》指出,根据城市的人口凝聚力、经济发展程度、2019年人才政策友好程度综合指标进行综合分析发现,成都、重庆、武汉等城市依然是人才吸引力较强的城市,政策力度较大。报告指出,南京、成都、郑州等城市争夺的是本科以上创新人才,人才定位与其城市产业发展定位相对应,与其城市竞争力和人才吸引力相匹配。成都、武汉等城市受人才政策影响,户籍人口显著增长。今年以来,百余城人才落户政策落地,势必对人口流动带来新的影响。人口政策正常化根据58同城、安居客平台的数据,2019年1-10月,西安、重庆、武汉、成都等城市新房访问热度远高于一线城市,而从同比增速来看,武汉、沈阳、宁波的访问热度均超过20%。58同城方面人士解读称,人口流动的背后是资本的流动,新增人口不仅自身带来资本,也在吸引资本的流动。今年上半年,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谈道,武汉要推动城市人口从1000万向2000万跨越。当晚,该消息在武汉地产、投资等行业圈子得到迅速传播。12月初,《武汉市积分入户管理办法(2019年版)》正式公布。最大变化是取消年度落户数量限制,累计积分75分以上即可在汉落户。积分入户指非本市户籍人员,在不符合现行入户政策的情况下,通过积分指标体系获得相应分值,在总积分达到规定分值后,可申请办理本市常住户口。某外资企业中国区CEO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曾去过郑州、延安、连云港实地调研,他密切关注中国的城市城镇化和人口政策,以及城市的基建配套,城市的年轻人的数量和净流入人口的数量都是他考察的关键指标之一,这些都决定他们公司是否要在那座城市投资开店。不仅仅是外资消费品企业,某巨头互联网平台西南区的一位市场开拓负责人则直言,他们决定是否在一个城市设点,会看当地宏观经济数据公报,包括人口、人均收入等,也会考虑当地人口的年龄结构。11月份,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参加一场东莞市政府举行的招商会,东莞市长肖亚非在推荐东莞时,用整页的数据PPT,重点强调了东莞的人口优势。在人口方面,东莞是全国外来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近几年每年净流入量都在10万人左右。2018年全市常住总人口超过839万人,实际管理人口近1100万人,在珠三角9市中仅次于广州、深圳。肖亚非谈道,人口的稳定流入,将为东莞城市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在人口数量上升的同时,东莞的人口结构也在不断优化。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东莞人才总量已经突破195万人,其中高层次人才12.6万人,专业技术人才23.3万。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到,关于人才的概念争议性。他认为,从经济学者的观点来看,只有劳动力资源的概念,没有人才的概念。越是大城市,越是需要两端的产业,包括高精尖的产业和一些配套的服务业。事实上,中国除北京和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从2017年到2019年底,已经越来越趋向于“人口政策”,除了吸引一些高学历人才外,这些城市也在不断降低过去阻扰人口正常流动落户的条条框框。也有学者提出异议,以人口落户政策放宽为例,这些本来就是正常的人口流动的政策,并不是政府提供的优惠政策,这只是说明迫于人口红利下降和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地方政府的人口政策在趋向正常化。

2019年中国城市人才政策的一个新变化是,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已经在从人才政策向人口政策过渡。

又一个城市放宽落户条件,郑州自即日起,将在2017年户籍制度改革的基础上放宽两项、增加一项户口迁入郑州市落户条件,包括放宽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条件、放宽参加城镇社会保险的落户条件和增加租赁住房落户条件,其中,在郑州市中心城区租赁住房满1年的外地市人员,可申请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的配偶、子女和父母的户口迁入;在县、上街区政府驻地镇和其他建制镇租赁住房入户的,不要求租赁时限。

近日,沈阳则下放户籍审批权,以降低落户门槛、简化落户流程,吸引人口流入。今年前10月沈阳户籍人口增8.6万。

近两个月来,全国累计超过20个城市发布不同形式的人才吸引政策。包括沈阳、佛山、南京、上海、成都、中山等地,人才政策也进一步细化和提高可执行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今年还有不少省市到北京招商纳才,比如甘肃、山西、绍兴、武汉、东莞等省市都有来北京广罗人才,甚至直接来北京开发布会,发布最新政策。

另外,2019年中国城市人才政策的一个新变化是,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已经在从人才政策向人口政策过渡。

“人口的稳定流入,将为东莞城市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参加的一场11月份东莞在北京的招商会上,东莞市长肖亚非说。显然人口的净流入已经成为各大城市招商引资的核心区位优势之一。

新一波人才政策细化

人才争夺战在2017年由武汉、西安等新一线城市掀起。截止到2019年底,新一线城市仍在继续加码和细化人才政策,国内诸多地级市和区县也出台了诸多人才政策。

12月份,深圳市前海管理局发布《关于以全要素人才服务加快前海人才集聚发展的若干措施》;山东淄博市12月出台《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引才用才工作的若干措施》。

11月底,佛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人才住房政策的补充通知》,在佛山市工作、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或中级工及以上职业资格的人才,首套购房不受户籍和个税、社保缴存限制。近期更新人才政策的地区,还有成都天府新区、中山市、南京市、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等。

12月10日,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海归工科博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已有新一线城市的重点高校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也在综合考虑城市的各项区位条件,对他来说,该城市提供的科研平台要达到一定基准线。

对于二线城市的购房补贴、租房补贴以及户口等,他表示并没有太多关注这些细节,他认为这些都不是考虑的因素,其他方面他还会考虑照顾家人,以及城市的教育、医疗资源等。当然,他的首选还是留在北京,毕竟北京聚集了他所在行业的最多的研发和产业资源。

另一位清华毕业的文科博士,最近也在考虑去广东的高校,待遇普遍比北京好,政策灵活度也比较高,有些高校甚至还愿意解决引进人才的伴侣的工作。一方面他要考虑待遇,但又不能完全只考虑待遇,30岁出头还是他做学问的关键时期,学校平台也很重要。据透露,他去广东的一所普通非重点高校的概率比较高。

12月9日,58同城、安居客对外发布《2019人才政策与安居就业报告》指出,根据城市的人口凝聚力、经济发展程度、2019年人才政策友好程度综合指标进行综合分析发现,成都、重庆、武汉等城市依然是人才吸引力较强的城市,政策力度较大。

报告指出,南京、成都、郑州等城市争夺的是本科以上创新人才,人才定位与其城市产业发展定位相对应,与其城市竞争力和人才吸引力相匹配。成都、武汉等城市受人才政策影响,户籍人口显著增长。今年以来,百余城人才落户政策落地,势必对人口流动带来新的影响。

人口政策正常化

根据58同城、安居客平台的数据,2019年1-10月,西安、重庆、武汉、成都等城市新房访问热度远高于一线城市,而从同比增速来看,武汉、沈阳、宁波的访问热度均超过20%。58同城方面人士解读称,人口流动的背后是资本的流动,新增人口不仅自身带来资本,也在吸引资本的流动。

今年上半年,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谈道,武汉要推动城市人口从1000万向2000万跨越。当晚,该消息在武汉地产、投资等行业圈子得到迅速传播。

12月初,《武汉市积分入户管理办法》正式公布。最大变化是取消年度落户数量限制,累计积分75分以上即可在汉落户。积分入户指非本市户籍人员,在不符合现行入户政策的情况下,通过积分指标体系获得相应分值,在总积分达到规定分值后,可申请办理本市常住户口。

某外资企业中国区CEO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曾去过郑州、延安、连云港(601008,股吧)实地调研,他密切关注中国的城市城镇化和人口政策,以及城市的基建配套,城市的年轻人的数量和净流入人口的数量都是他考察的关键指标之一,这些都决定他们公司是否要在那座城市投资开店。

不仅仅是外资消费品企业,某巨头互联网平台西南区的一位市场开拓负责人则直言,他们决定是否在一个城市设点,会看当地宏观经济数据公报,包括人口、人均收入等,也会考虑当地人口的年龄结构。

11月份,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参加一场东莞市政府举行的招商会,东莞市长肖亚非在推荐东莞时,用整页的数据PPT,重点强调了东莞的人口优势。在人口方面,东莞是全国外来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近几年每年净流入量都在10万人左右。2018年全市常住总人口超过839万人,实际管理人口近1100万人,在珠三角9市中仅次于广州、深圳。

肖亚非谈道,人口的稳定流入,将为东莞城市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在人口数量上升的同时,东莞的人口结构也在不断优化。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东莞人才总量已经突破195万人,其中高层次人才12.6万人,专业技术人才23.3万。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到,关于人才的概念争议性。他认为,从经济学者的观点来看,只有劳动力资源的概念,没有人才的概念。越是大城市,越是需要两端的产业,包括高精尖的产业和一些配套的服务业。

事实上,中国除北京和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从2017年到2019年底,已经越来越趋向于“人口政策”,除了吸引一些高学历人才外,这些城市也在不断降低过去阻扰人口正常流动落户的条条框框。

也有学者提出异议,以人口落户政策放宽为例,这些本来就是正常的人口流动的政策,并不是政府提供的优惠政策,这只是说明迫于人口红利下降和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地方政府的人口政策在趋向正常化。

本文由威尼斯威尼斯国际网址发布于房屋租售,转载请注明出处: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除北京、上海以外的城市人才政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